筆趣閣 > 馭靈宗宗主 >第154章公興生的籌碼


    “我”字還沒有說全,施倫忽然露出了痛苦神色,捂著胸口身體癱軟了下來。
    這一幕無疑令所有人震驚。
    好似早就料到了這個情形,左景曜哈哈一笑,旋即就掠身攻擊了上去。
    這種情況作為站在最前端控制靈陣的祁凱安,無疑是能反應過來的,只是他恰在這時目光撇了一撇,明眼人都看得出這是故意的。
    “大膽!”
    高臺上的施彥當即大怒,先天罡氣期的修為直接籠罩在了下方的平臺上,一道刃罡就斬向了左景曜。
    “嘭!”
    靈陣浮現出陣法之力將刃罡擋住,不過任由余威落下,左景曜后怕地退后了兩步。
    “將你的手段收起來,否則老夫今日必殺你!”施彥沒有理會控制靈陣阻擋他力量的祁凱安,怒視左景曜道。施倫是他們施家的天才子弟,成就極有可能是超過他,這是施家的未來,誰也不能動施家的未來,就算是中域的大勢力也休想。
    在施彥的先天威勢下,左景曜戰戰兢兢,沒有收起手段,也沒有再繼續向施倫展開攻擊。
    “公生興這就是你的計劃?”宿莊冷笑道。這公興生也太小看北俞的人了,這種情況不單是他能反應過來,北俞這邊至少有兩人都能及時出手,公生興以為這樣的手段就能搶到大會第一也太過愚蠢了。
    “祁師……”公興生的聲音從飛輦中傳出。
    只是剛叫了祁凱安一聲,祁凱安便甩手冷哼,明顯不想理會公興生。
    “這左景曜以外力進入四強,現在又用下九流的手段致使施家子弟身軀癱軟,這論武大會倒也真是公正,到底是玄武學院就是這個做派,還是玄武學院派來主持大會的人不行……”厲天路忽然悠然出聲。
    “以往的論武大會可沒見過這種破壞規矩的人,這一屆論武大會看來要列入史冊了……”一旁的裘奇邃也開口出聲道。
    “北俞的人膽子越來越大了,竟敢對玄武學院出言不遜……”飛輦內公興生的聲音傳出。
    “哼,你算什么東西?你以為你能活著離開北俞?”厲天路冷哼了一聲說道。祁凱安現在與公興生有所牽連,公然包庇公興生破壞大會規則,既然如此,倒也沒有必要給這祁凱安面子,有些話直接就說了。
    “左景曜的參試資格取消!前三甲已決出,論武大會現在結束!”祁凱安突然走向高臺前端,揮手將三甲的排名公布在了靈陣外顯示的靈屏上,同時宣布論武大會結束。
    他這一舉動,算是暫時將爭吵打斷。
    “哼!”
    施彥明顯被這氣到了,他也沒有再給祁凱安面子,直接縱身飛躍了下去,一掌就將左景曜拍飛了出去。同時來到施倫面前,為其檢查情況。
    施倫先天境的修為,卻是不知為何中了招,此刻仍然還是癱軟在地,面色痛苦。
    施彥嘗試了幾招,發現施倫的氣息紊亂,他也無能為力,當即抬頭望向高臺,準確來說是望向飛輦,語氣冰冷地說道:“乾元教教主是吧?老夫勸你最好是將手段收回去!否則,如厲宗主所說,你走不出北俞!”
    祁凱安就好像聽不到這其中的恩怨一般,施施然地離開了高臺,隨著他的離開,廣場中的靈陣也在逐漸暗淡。
    “這是我乾元教的禁血毒,若我走不出北俞,這小子就給我陪葬吧!”
    公興生的聲音傳開,同時,一直不愿意出來的他,在說完這話后,緩緩從飛輦中走了出來。
    望見公興生手中托起的一枚橙紅色玉石,厲天路立即傳音讓宿莊不要動手。
    公興生的計劃顯而然之,利用乾元禁毒癱軟施倫,左景曜若能及時將施倫擊出武斗臺,左景曜便是論武大會的第一,而左景曜被阻擋,他就以施倫的生命為威脅。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施倫被下了這什么乾元禁毒。
    “公興生,真有你的,拿一個小輩的生命做威脅!”這靈陣撤去,升起的高臺也下陷而出,佇立在半空中的宿莊,望著公興生譏諷地說道。
    “一個不夠嗎?”公興生呵呵一笑,隨即便見他手中的橙紅色玉石閃爍了一下。
    下一刻,四周傳來了嘈雜的痛呼聲。
    “呃??!”
    “這毒是什么時候……”
    “怎么回事!我們怎么也中毒了!”
    “大家都中毒了!”
    “……”
    便見廣場上,看著厲天路等人圍著公興生,愕然之余不愿離去的觀眾們,一個個痛苦地癱軟在地。
    這一場面頓時驚住了所有人,這可是大幾十萬人,竟同時中招!
    不只是北俞的人,還有中域來的隊伍中的一些人。
    中域來的隊伍中,有許多勢力的人,其中不乏有先天武者,這些人沒有留在天元城觀賽,好像大部分人都是去了北俞其它地方,只有少部分修為地位一般的人留在了天元城。
    這毒竟然是傳到了每個人的身上!
    裘奇邃和黃堅白兩人凝氣期的修為,竟也是面色變換了幾下,隨即便痛苦的癱軟倒地。
    “你們竟然沒事?”
    宿莊和施彥兩人都無事,這在公興生意料之中,罡氣期的修為可以完美抵御他的禁血毒玉,可看著厲天路以及另一邊的趙高鵬,這兩人一個凝氣期修為一個才僅僅是聚氣期修為,在他的禁血毒玉下竟然也無事,也讓公興生極為疑惑。
    厲天路面無表情道:“你的籌碼夠了,如果你想活命,現在可以放下解藥離開了?!?br/>    并不如表面看到的那般,厲天路也受到了公興生這禁血毒的影響,這毒似乎是作用在他的血液中,這無疑是極為強大的毒素,之所以他沒有如其它人一樣倒下,是因為毒素被激發后,他立即讓刺蠓進入了他的血液中。
    刺蠓可以清除這毒素,只是同時也會化去厲天路的部分血液,這無疑讓厲天路現在極為虛弱,只是以他的修為可以將虛弱的狀態掩蓋。
    “宿谷主,看來有人認可了我的籌碼,你認為呢?”公興生呵呵一笑,轉過頭望向宿莊道。
    宿莊面色變幻不定,他肯定是不想放走公興生,他流離谷的七彩流離劍還在公興生的手里,能忍到現在已經是給足玄武學院面子,現在論武大會宣布結束,他可以了解恩怨了。
久久大香香蕉国产免费网_日本欧美色综合网站_女同学把丝袜脚伸进我裤子里_色婷婷五月色综合小说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