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馭靈宗宗主 >第100章武王

    “等等,你說是主持北俞論武大會的是你的仇人?你叫我過來時跟你一起對付他?”厲天路嘴角抽了抽。
    開什么玩笑,若是其它時候,這個忙幫也就幫了,自己隱藏好身份就行,但宿莊要對付的可是主持北俞論武大會的人,這是中域一個三星級勢力舉辦的盛事,一旦出了披露,惹得三星級勢力動怒,可是滅頂之災。
    “依我看來,厲兄可不是膽怯之人?!彼耷f無奈地說道。
    厲天路有些沒好氣,道:“我若是孤身一人也就罷了,可我身負著一個宗門的傳承,你要這么搞,我可不奉陪?!?br/>    “厲兄稍等?!彼耷f見厲天路轉身要走,忙是叫住,也不再賣關子,直接說道:“厲兄你誤會了,我就算再有膽子,也不會直接對乾元教那老賊出手,玄武學院可不是我能惹得起的?!?br/>    當即,宿莊就將自己的想法與厲天路一一詳細道來。
    “乾元教是修煉邪功?”厲天路聽到宿莊說乾元教里有邪修,極為詫異。
    難道玄武學院真是有教無類,竟讓修煉邪功的勢力來北俞主持論武大會。
    宿莊所說,乾元教經常掠搶修為不低的武者,被帶走的武者再無音訊,肯定是死在了乾元教,這種舉行與冷三的情況相差無二。
    “哼,若非如此,乾元教那老賊哪可能是我的對手!”
    宿莊頗有些不忿,厲天路已經知道,宿莊有一柄叫做七彩流離劍的傳承靈器被乾元教教主,也就是宿莊一直叫老賊的人奪了去。
    “不過實話說,我也只是有一些懷疑,乾元教駐地已是多年不許外人入內,想來隱秘就在乾元教駐地之內,只要我們潛入乾元教,定能發現乾元教老賊的躲躲藏藏的貓膩,如今老賊不在,就算被人發現,乾元教的一群烏合之眾也不足為懼?!?br/>    “聽你這樣說,我覺得把握不大啊,看來我得抓緊時間將隱匿法門修煉起來,可別被人認了出來?!眳柼炻菲擦似沧斓?。
    “我師兄也不知道有沒有游歷歸來,若是能碰見,那直接強闖乾元教都可為啊?!彼耷f說道。
    “你師兄?”厲天路疑惑問道。
    “我師兄名為廉山,是上一任的流離谷谷主,他多年前就已達到先天境巔峰的修為,為尋邁入王境的契機,常年都在外游歷,我也有些年頭沒見過他了?!彼耷f說道。
    “王境?”厲天路是一個疑惑接一個疑惑而來。
    “先天境圓滿后,凝聚武丹,是為武丹期,對武丹期強者常以武王二字尊稱,是以武丹期修為,又稱王境,武丹有九轉,前三轉王境,中三轉大王境,后三轉天王境?!?br/>    “一個稱呼而已,何必要如此復雜?”厲天路都有些被繞暈了。
    “不復雜些,怎么顯得境界高深呢?!彼耷f攤了攤手,“而且,如若你遇到武王,當他面說是武丹期修為,說不定他會覺得你不尊重他?!?br/>    厲天路頓時覺得恍然大悟,原來是面子問題。
    “不過也不全是因為如此,之所以稱為武王,有一種說法,是因為達到武丹期修為后,能溝通天地,一招一式有如天助,宛如武之君王一般?!彼耷f說道。
    厲天路點點頭,忽然問道:“對了,這個話題之前我們聊的什么來著?”
    宿莊:“……”
    ……
    距離天元城數百里外,一行千人的隊伍緩緩而行,在隊伍中間,有一座懸空黑色紅紋的飛輦。
    此地雖然距離天元城有數百里之遙,但城池村鎮數不勝數,沿路無數人跟隨著隊伍而行,一些有閱歷的,正在向周圍的人說道,這是來自中域的隊伍。
    中域,這對北俞許多人來說是一個極為遙遠的地方,他們聽說,那里的修行環境遠超北俞,在北俞屈指可數的先天武者,在中域到處都是。
    一些人的眼中更是露出狂熱之色,他們想去中域已是多年,然而雷云森林,對于他們來說是無可跨越的檻,北俞不過方圓數千里,他們許多人都曾試圖前往中域,都被雷云森林給擋住了步伐。
    如今,機會來了,中域強者來北俞主持論武大會,他們不能參加不要緊,他們可以讓自己的后輩們參加,他們為了培養后輩可是下足了心血,只要后輩能前往中域修煉,到時修煉成先天強者,回來接他們去中域還會遠嗎?
    “小賊!交出七彩流離劍!”
    突然,一道如同滾滾雷霆的聲音降下,震得無數人耳膜生疼,緊接著眾人便看到一道劍芒從天而降,直向中域隊伍中的飛輦斬去。
    這一道劍芒,似引起天地風云色變,光是磅礴劍勢就能無數人感覺頭皮發麻,首當其沖的飛輦位置附近的武者們,更是仿佛死期降臨。
    轟??!
    一道驚天轟然聲響起,劍芒破散,飛輦所處的位置已下陷了丈許,然而飛輦卻是絲毫未損,全因飛輦升起了一道深色護罩,護罩上隱隱有圣獸玄武虛影。
    一名氣度不凡的中年人忽然出現在半空中,居高臨下,俯瞰眾人,隨后他對飛輦位置厲色說道:
    “公興生,你莫非以為能躲在玄武學院的飛輦中一輩子嗎?”
    在飛輦中,坐有一名身穿黑袍的中年人,光面相來說也是氣宇不凡,然而周身若有若無升起的暗紅色氣縷,卻是顯得極為陰邪。
    “廉山兄,這炳七彩流離劍,是我殺了你師弟后從他手上奪來的,你若是想要,盡管來殺我便是?!惫d生陰鷙地笑道。
    “豈有此理!”
    眾目睽睽之下,公興生竟如此猖狂,廉山頓時大怒,雙指并合一揮,一道巨大的劍芒再次向飛輦斬去。
    然而,塵埃落定后,劍芒的力量仍是被飛輦的護罩擋住,飛輦絲毫無傷。
    見此,廉山重重嘆了口氣,說實話,他真沒辦法打破玄武學院的飛輦,這座飛輦至少是件中品靈器,上面刻畫的防御陣法更遠不是他的力量所能打破。
    “玄武學院竟會讓你這邪修主持北俞的論武大會,玄武學院,沒落了……”
    留下這句話,廉山的身形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久久大香香蕉国产免费网_日本欧美色综合网站_女同学把丝袜脚伸进我裤子里_色婷婷五月色综合小说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