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馭靈宗宗主 >第93章品質有些次

    許多與師尊古陽天交手過的人,后來都不明所以的身死,后來厲天路當面問起這個問題,當時張來也在場,師尊是說,他有一項極其強大的手段,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情況下掌握住對方的生死命絡。
    不過這項手段,師尊卻是很少再提起,也沒有傳給他們,估計是無法傳授的手段。
    “也的確,若動念即憂,則百無聊賴?!眳柼炻肥掌饝n色,問道:“師弟還有什么事,盡管說來,師兄過幾日應該還需出宗一趟?!?br/>    “師兄還有什么事要辦嗎?”張來說道:“再就是關于北俞論武大會的事情了,我也是最近才聽說這場盛事,據說會有中域來人主持,若是能有優異表現,可加入各中域勢力前往中域修行……我宗弟子自然不需加入任何勢力,但聽說獎勵非常豐厚,前三名的獎勵據說是先天丹……”
    “先天丹?”厲天路微微一愣。
    這可是能助后天武者沖擊先天境的珍貴丹藥,師尊曾說過,若是能有一枚完美品質的先天丹,根本就不需要他一次次地打磨根基,就能直接沖入先天。
    “據傳每一屆的北俞論武大會,都有先天丹的獎勵,只是就算有先天丹,也無法保證能沖入先天境界,也只有天元城的四大家族,在先天丹的幫助下,一直都有先天武者出現……”張來說道。
    “這先天丹,品質有些次啊?!眳柼炻纷旖瞧擦似?。
    “師弟也這樣覺得,不過有總比沒有強?!睆垇碚f道,“高鵬師弟元氣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若是能有先天丹輔助,讓高鵬師弟再沖擊一次先天境,成功幾率應該不小。還有葉師妹和柳師妹,以及宗門的一些弟子,如羅陽、尤風等等,達到后天境圓滿也是早晚的事……”
    厲天路重重點頭,若是那日趙高鵬有一枚先天丹在手,說不定還真能沖入先天境。
    “既然如此,就準備一下參與這場論武大會,先天丹是其次,也讓北俞的世人知道,我們馭靈宗弟子的能耐?!眳柼炻返?。
    張來想了想,說道:“師弟有一個建議,雖說論武大會不限定參與的人數,但能代表一個勢力參與的名額卻是有限,師弟打算在宗門內辦一場比試,這場比試不僅僅我宗弟子參與,也邀請其它勢力派弟子來,既能決定代表我宗參與論武大會的名額,又能趁這個名頭,展示我們馭靈宗的手腕,穩定一下我宗的聲望……最近外頭的風言風語,對我宗可是極為不利?!?br/>    “我還以為是你故意為之?!眳柼炻吩缰涝谕饨?,馭靈宗霸道蠻橫的名聲傳開了,一般情況下張來會想辦法處理,沒有處理的話,八成是張來故意的,甚至就是張來自己營造的。
    張來不可置否地笑了笑,“除了那個神秘強者不知來歷,在北俞的仇敵勢力已經除掉,是時候讓一切恢復秩序了?!?br/>    馭靈宗現在,弟子們大多還是活躍在云霧山脈,雖然云霧山脈夠寬廣,足以讓他們修行,可有些弟子早已迫不及待地想出宗,一些是想行走世間歷練的還好說,不急于一時,可許多弟子的是想回家看望親人,這一點,無可阻攔。
    弟子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以往都是定期回家一趟,自從馭靈宗封山到現在,以及有很多弟子沒有如期回家看望。在這世間,在外修行遭遇不測的事情已然習以為常,說不定很多弟子的親人都以為他們離開了世間。
    “著手去辦吧,若有什么麻煩,盡管傳訊于我?!眳柼炻伏c點頭說道。
    “恐怕還真有一件事得麻煩師兄?!睆垇頍o奈地笑了笑,說道:“飛花城的城主花飛翮,一大早就過來了,還帶著他兒子花飛應,他兒子還背著一捆毒荊正跪在宗門廣場……我勸了許久,花飛翮也不讓他兒子起身,說是不得到師兄你的原諒,就讓他兒子跪死在師尊的雕像前?!?br/>    “不像話!”厲天路當即眉頭一皺,沉聲說道。
    “我也覺得,那有這么不會辦事的,送一份厚禮過來師兄哪有不原諒的道理?!睆垇碚f道。
    “咳咳!”厲天路輕咳了兩聲,“不要瞎說,你師兄可不是這樣的人,我是覺得不應該跪在師尊的雕像前,這件事上升不到花飛翮與師尊的交情?!?br/>    ……
    此刻,馭靈宗宗門廣場上,花飛應一臉蒼白地跪在古陽天的雕像前。
    想他可是千年底蘊的一流勢力飛花城的少城主,就因為接了天元城黃家家主的一份禮答應去埋伏厲天路,沒有成功拿下厲天路,反而讓他們飛花城的百花仙子喪命,且還是他親自動手自爆陣法致使百花仙子的死,這件事讓他父親花飛翮出關后對他百般訓斥。
    再然后的一段時間,就是他的噩夢,被趙冉兒下了劇毒,這種劇毒會讓他無時不刻感受到百蟲噬骨般的痛苦,他差點就沒有撐過去。后來趙冉兒被抓了回去,更是一段令他痛苦的時間。
    想趙冉兒不惜背叛飛花城給他這個少城主下毒,豈是那么好說話的,每一次說是解藥,都是一種更為可怕的劇毒,花飛應都忘記自己吃過多少的毒藥,受過多少的痛苦了。
    “趙冉兒這娘們還好死了,若是沒死,我定要他百倍嘗嘗我受到的所有痛苦!”
    花飛應低頭,咬著牙,惡狠狠地想著。
    馭靈宗他不敢得罪,也只能把一切怪在趙冉兒的身上。
    花飛翮讓他來馭靈宗負荊請罪,他一開始是極度不情愿,但知道了父親的想法以及馭靈宗宗主厲天路如今已是先天境強者,他徹底沒了其它怨念,甚至是巴不得趕緊求得原諒。
    先天強者,這是他無法企及的高度,他深知先天強者動動手就可以殺了他,他怕死,非常怕,在他看來,為了活著一點自尊算得了什么。
    花飛翮站在遠處,遠遠地看著花飛應,他的關注卻在其它地方。
    終究是自己的寶貝兒子,他豈會不心疼,只是他必須讓馭靈宗無論現在還是以后都不會以自己兒子做的蠢事而破壞飛花城與馭靈宗的關系。
久久大香香蕉国产免费网_日本欧美色综合网站_女同学把丝袜脚伸进我裤子里_色婷婷五月色综合小说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