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馭靈宗宗主 >第82章罷了罷了


  果然,當劍光密密麻麻將整個上空都占據之時,它們似出現了聯系,迅速開始融合。
  兩炳合一,四炳合一……
  唰唰唰就見無數劍光迅速合并,最終形成了一炳巨大的光劍。
  光劍轟鳴作響,似承載了所有的陣法之力。
  厲天路目光正色起來。
  他不是輕視這玄光劍陣,反而正是知道這陣法的厲害,才及時點破,令他們沒有布置完善。
  此刻他的真氣只被壓制了兩成,這就是陣法不夠完善的緣故。
  “喀喀喀!”
  巨劍終于是穩定了下來,緊接著便鎖定了厲天路,重重轟下。
  被大陣之力鎖定,厲天路頓時感覺真氣運轉更為艱難,只不到平時的七成。
  若不是裘奇邃和黃堅白都不精通陣法,他們一旦進陣,厲天路肯定自己不是敵手,甚至因為有大陣在此,連逃跑都艱難。
  不過正是如此,厲天路才敢站著等待陣法激發。
  “爆!”
  厲天路忽地一聲低喝,同時持劍迎上了重重轟下的巨劍。
  “轟!轟轟……”
  隨著厲天路掠身而起,地面上一道道真氣印記忽然綻放出刺眼光芒,緊接著掀起無數劍芒隨著厲天路這一劍疾沖向半空落下的巨劍。
  無數劍芒包裹之下,厲天路一劍刺在巨劍的劍尖上。
  “嘭!”
  一聲巨響,厲天路一聲悶哼,倒退下去。
  手中的殘劍靈器節節碎裂成渣。
  巨劍也忽然轟然炸裂。
  “轟轟!”
  隨之,是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忽然“嘭”地一聲。
  厲天路立即感覺渾身輕松起來,他知道這是陣法承受不住崩潰了,也不遲疑,當即盤膝而坐,凝神療傷。
  宿莊詫異地望著厲天路,不只是厲天路表現出來的遠超自身修為的實力,更是厲天路所用的劍意,雖然只是雛形,卻運用得極為自如,且他感覺,這劍意與他們流離谷有異曲同工之妙。
  “莫非……”宿莊看向已碎裂成渣的靈器,他肯定這是他在雷云森林與乾元教老賊一戰時留下的靈劍,“莫非這小子去過我與乾元教老賊戰斗的地方,通過殘留的劍意和這炳殘破靈劍,感悟到了我流離谷劍法的奧妙之處?”
  想到這些,宿莊又搖了搖頭,他寧愿相信厲天路修行的劍法與他們流離谷劍法同出一源,也不相信有人僅感悟別人戰斗殘留的劍意就有所領悟,否則這也太天才了,不單是說天賦這般簡單。
  “裘兄,何不趁現在出手?”黃堅白挺著自己一身壯碩的肉身,向裘奇邃說道。
  只要裘奇邃點頭,他立即就會出手。
  從天元城出來,他說動金龍寨寨主攜帶金靈玄武罩,匯合丹心宗、烈虎宗兩宗的高手前往馭靈宗,失敗后,他與百花城做了交易,讓百花城出動百花陣埋伏厲天路,沒想又是失敗。
  且他知道,這兩次的出手,肯定暴露了自身,是以他這次準備充足,促進了數個勢力的聯合,且為了應付古老頭留下的手段,他還千說萬說,將裘奇邃說動過來。
  可以說,為了拔除掉古老家伙留下的根基,他也算是費心費力了。
  今日等到裘奇邃到來,他已經先一步傳訊讓那些家伙動手,沒想到馭靈宗現任宗主厲天路會上門來,不過沒關系,僅僅一個初入先天的毛頭小子,還能是他們兩個老牌先天的對手不成。
  裘奇邃回頭看了黃堅白一眼,又回頭看了厲天路好一會兒,忽然搖了搖頭,低聲自語道:“這厲小子,入了先天之后竟如此之強,玄光劍陣僅只是一炷香就能擊破,固然有我等布陣粗糙的緣故,但其手段也非等閑,日后的成就,恐怕未必會比古陽天老家伙要弱……”
  轉頭看著疑惑不解的黃堅白,裘奇邃長吁了口氣,說道:“罷了罷了,厲賢侄有此等實力,該是馭靈宗大展輝煌?!?br/>  說完不等黃堅白疑惑消退,裘奇邃身形一閃,便是消失在了千行鏢局的大院。
  先天武者所掌握的步法武技,在場只有三人看到裘奇邃是如何離開的。
  厲天路神識掃到裘奇邃的的確確是離開了,便沒有著急起身。
  他打破玄光劍陣看似輕松,實則消耗極大,動用領悟不深的劍意,更是令他受到了不小的損傷,若是不恢復片刻,便是迎戰黃堅白都有些吃力,是以便是敵手在前,他也是當場盤膝坐下療傷與恢復真氣。
  當然,這樣做厲天路也是有其它考慮。
  天元城四大家族,他厲天路不懼,便是整個天元城的力量,只要他厲天路坐鎮馭靈宗,也休想奈何得了馭靈宗,然而,說實在的,厲天路覺得沒有這個必要。
  不是說沒有必要一戰,黃堅白和裘奇邃都有殺他的意思,他厲天路豈會手軟。
  但是說,其實與他們之間,并沒有多大的生死仇怨。
  有的,只是黃家和裘家,并不希望北俞有另一個一星勢力崛起。
  厲天路猜測,四大家族的曹家估計也是同樣的想法,四大家族中唯一不排斥馭靈宗的估計也就只有施家。
  既然如此,厲天路打破玄光劍陣后,也沒有急著出手,而是留下了這么一段時間。
  事實證明他的決定沒錯,裘奇邃看到他的實力之后,直接放棄了除掉馭靈宗的想法,當場離去。
  這是以后還能做朋友的意思。
  而現場,也就只剩黃堅白還在一臉疑惑不解。
  此刻厲天路的傷勢已基本無礙,最多再半刻鐘,他的真氣就能完全恢復。
  不過,只是一會兒厲天路就站了起來。
  黃堅白竟然沒有趁這個機會離開,正好,就算不要這家伙的性命,教訓一頓也是有必要的。
  厲天路張手取出一柄長劍。
  這柄長劍不過是中品玄器,對于一般的后天武者來說,已經算是不錯了,可對于先天境的強者來說,看起來那是極為寒磣。
  厲天路不在意,其它人也沒在意,倒是宿莊嘴角抽了抽,他懷疑這家伙真的是修劍的武者嗎?好歹也是個先天境的修為,就沒口像樣的寶劍?

久久大香香蕉国产免费网_日本欧美色综合网站_女同学把丝袜脚伸进我裤子里_色婷婷五月色综合小说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