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馭靈宗宗主 >第38章上馭靈宗要人


  “賊人休走!”
  跟鯖何一樣,慶虎單也是晚年才收到一名親傳弟子,名為趙白山,此次帶著出宗,是為了讓弟子跟鯖何的弟子碰碰面,兩個小小少年的脾性倒也是合得來,有各自師父的關系,相信二人必會是修行路上的世交好友。
  而此刻,見青耽被套走,趙白山連忙就追了出去。
  只怒喊了一嗓子,就見有一根捆靈繩飛來,趙白山反抗了幾下,被人三兩下揍暈同樣被捆靈繩套住扛走。
  兩宗的一眾弟子有心想要沖出去,但按規矩,出宗在外,得聽帶隊長老的命令,但現在這情況,兩宗的各自長老,一個吐血暈過去,一個岔氣了現在還沒緩過來。
  他們大眼瞪小眼,不知怎么處理。
  他們都是各自宗門內的新晉內門弟子,很多人拜入宗門連宗門都沒出過,更是沒有處理這等事情的經驗,只等干等著。
  好在沒等多久,慶虎單緩氣了過來。
  “追!給我追!”
  慶虎單說完才發現,沒一個弟子回應他。
  他重重地嘆了口氣。
  他的名字中帶著一個虎字,這是烈虎宗第一代弟子的榮譽,在宗門內,任何人哪怕是當任烈虎宗宗主也只是他的后輩。
  可惜,隨著他年邁,實力越來越降低,早有失去了應有的地位,這次帶出來的弟子,也不是他挑選的,只在臨行前才叫上,現在出了事竟發現沒一個堪用的。
  望著摯友鯖何那邊的弟子,也是一個個干瞪眼,顯然是同樣的情況,慶虎單無奈地搖了搖頭,沒有再出去追的想法,扶起鯖何輸送內氣為其治療。
  沒過多久,鯖何有了反應,咳出了一口淤血,掙扎著站了起來。
  頓了片刻,鯖何眼中才有了一絲清明,他頓時潸然淚下,一邊自責的呢喃自語。
  “耽兒,可是個好孩子,天賦異稟,甚至有可能成為老頭子我都無法成為的煉丹師,我不該帶他離宗的,是老頭子的錯……”
  一旁的慶虎單又何嘗不是同樣的心情,但他知道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他定了定神,拍著摯友的肩膀,“我看到了,那是馭靈宗的弟子動的手,等會兒我去看看其它宗門有沒有熟人也來了應臺鎮,請他們幫幫忙,若是今夜無法找到,那我們明日便上馭靈宗要人!”
  ……
  應臺鎮郊外的一處院子里。
  此刻十數名青年,正在抹擦著兵刃,在他們不遠處,有一處獸廄,里面有十來頭坐騎靈獸。
  忽有數人滑空而來,落在院中。
  眾青年人頓時起身,持兵刃將幾人包圍了起來。
  然而,這幾人的神色卻是絲毫未變,似乎毫不在意這些青年人。
  “既然來了,那就進來吧!”
  院落一處的屋子忽然房門大開,里面傳來一道沉重的聲音。
  一眾青年人退開,數人對視一眼,走進了房門大開的屋子。
  屋內,只有一名身材高大,面帶笑意的中年人。
  “丹心宗姚良杉姚宗主,以及丹心宗習鴻哲長老,江德厚長老,烈虎宗平淳平宗主,以及烈虎宗柴新榮長老,陳康適長老,兩宗比灑家想象得要上心多了?!?br/>  中年人呵呵一笑,一一點出了六人的姓名和來頭。
  “魯高杰,你少廢話!”烈虎宗宗主平淳不屑地說道:“你們金龍寨真是膽大包天,冒充馭靈宗的人放言一月內覆滅我烈虎宗,呵呵,信不信只有我一聲令下,我烈虎宗連夜就能先拔了你們金龍寨!”
  “平宗主,注意你的態度!”
  魯高杰自是這面帶笑意的中年人,他頓時收起了笑容,神色忽地一冷,隨即一股攝人氣息迸發而出。
  只是瞬間,六人包括神色不善的平淳都露出了震驚之色。
  “你!已經突破到先天之境界了!”
  眾人大駭,這數千里地界,達到后天境圓滿的不少,他們六人就有一半便是后天境圓滿的武道修為,其中烈虎宗平淳更是半步先天之境,然而真正先天之境的強者卻是著實屈指可數。
  全因想要突破先天之境,不亞于一次重生,那是凡軀蛻凡的一次升華,就算是達到半步先天之境,也多是終其一生,修為無法修成最后半步,直到老死。
  而現在他們竟然看到魯高杰爆發出了令他們都心驚的氣息,更帶著先天之力。
  這怎么可能!
  魯高杰他們認識了多年,修為比起他們六人中的任何一人都要弱,而現在……
  魯高杰咧嘴一笑,他當然沒有突破先天之境,只是得到了一絲先天之力加持,體內內氣的威能大大增強,具備了一定的超過后天境界的力量,不過這些,他沒必要解釋。
  “我想……該談正事要緊!”
  形式比人強,六人原本問責的話都咽下了肚子,平淳有些不忿,更是稍下低頭。
  沉寂了片刻,丹心宗宗主姚良杉忽然道:“看來魯兄,是得了高人的賞識,已提前在應臺鎮布局,既然如此,那就依魯兄的計劃來,有我等能出力的,盡管開口?!?br/>  “還是姚兄聰明,”魯高杰咧嘴一笑。
  ……
  月黑殺人夜,風高放火天。
  火云宗覆滅,馭靈宗還未真正出面,應臺鎮宛如沒有秩序的世界,深夜之中,應臺鎮各街道小巷中都彌漫著肅殺的氣息。
  沒人敢這時候上街,哪怕再緊要的事情也只能緊閉窗戶,待在屋內,不敢有半點光亮。
  然這時,空蕩蕩的街道,卻是出現了一伙人。
  這些人飛檐走壁,點柳踏步,很快,他們就來到一間客棧的屋頂。
  沒過多久,里面就亮起了燈光,喊殺聲沉悶而短促。
  只半許功夫,動靜戛然而止。
  天色漸亮,忽一會兒,東方天際浮起一片魚肚白,曙光如鮮花綻放。
  沐浴在晨光中的客棧,突然響起一聲驚叫。
  隨即整座客棧都響起了動靜。
  無數房客匆匆退房背著包袱離開客棧。
  客棧內呈現出一片死寂的氣氛。
  很快,客棧掌柜出面,請來了千戶所的衛兵。
  而這時,也越來越多人的圍在客棧外面。
  議論聲絡繹不絕,各種猜測的消息傳了出去。
  直到衛兵從客棧中出來,才帶出了真實的消息。
  出事的是丹心宗和烈虎宗的人,兩宗人馬一個活口都沒留下。

久久大香香蕉国产免费网_日本欧美色综合网站_女同学把丝袜脚伸进我裤子里_色婷婷五月色综合小说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