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阿茲特克的永生者 >第87章湖中都城特諾奇蒂特蘭下


  純凈的陽光從天空灑落,滿懷著對繁華人間的好奇。它落在大神廟的左側,就變成雨神殿溫柔的瑪雅藍,它落在大神廟的右側,就化為戰神殿厚重的火山紅。
  它繼續往下,飛舞在貴族宮社閃耀的鎏金光點,凝聚在武士庭院古拙的黑色花紋,散落在平民屋舍大方的白色石墻,然后流光溢彩,融入祭司綠羽的長冠,融入貴族金銀的首飾,融入武士黑耀石的長棍,融入平民白布的長袍,再次反射回光,落入修洛特黑色的眼眸,照亮他棕色的瞳孔。少年的世界,于是五彩斑斕!
  修洛特行走在肅穆煊赫的大軍,沉醉于沿途美麗的風景。他沿著潔白寬闊的橋梁,越過波光粼粼的水渠,進入到主城的邊界,來到貴族的花園區,眼前便是一片華美與精致。
  微風拂面,河道邊飄散著燈芯草淡淡的甘甜,堤岸旁是阿維維特松柏的清香。而當修洛特路過貴族的庭院,總是嗅到不同種類的花香,縈繞在行人的心頭。他的目光越過低矮的圍墻,熱帶瑰麗的花朵就在墻內爭奇斗艷,掩飾著花墻后,偷看武士們行軍的窈窕淑女。
  “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修洛特取下頭盔,笑著向淑女點頭致意。那淑女便含笑回禮,露出不施粉黛的俏臉,還有佩戴綠松石項鏈的脖頸。這是智慧的象征,也代表十五到二十歲之間,在卡爾梅卡克求學的貴族學生。
  路有芳草,庭有蘭芝?;ㄊ俏涫可南笳?,花園是貴族身份的標志,花朵則是獻給神靈和尊者的禮物。特諾奇蒂特蘭既是湖上之城,是白石之城,是神廟之城,也是花之城。
  大神廟的使者早已在這里久候。根據崇高禮節,使者向阿維特恭敬的獻上一個精美的花環,還有一束鮮艷的羽毛?;ōh是從湖邊的植物園中采摘花朵,然后由神廟的圣女編織而成。植物園中安置著各種進貢的奇花異草,也是祭司們偏愛的草藥采集點。
  羽毛同樣來自于城中的鳥類動物園,位于都城東湖的小島,里面散養著白鷺、紅雀、蜂鳥、冠雉、雨燕,還有許多被食物吸引而來的鮮艷鳥兒。在都城湖心主島的西側,則有一個修建精致的野獸動物園,里面有聰明的絹毛猴,靈巧的獐鹿,呆萌的豚鼠,打洞的犰狳和爬樹的山貓。
  而在野獸動物園北邊,城市的中心偏西,則有一塊近百畝的城中湖。周圍用白石雕砌,分為不同的小塊,飼養著觀賞食用的淡水魚,色彩斑斕的熱帶魚,還有來自遙遠南方的奇特食肉魚。
  依照慣例,阿維特在頭盔上束好羽毛,然后戴上花環,在使者的引領下往南方不遠處的火神奎薩爾特辛神廟而去。王室的樂工隨即吹奏起嘹亮的海螺,拉長著中音的號角,再敲擊著渾厚的皮鼓,歌頌著從神靈到國王再到武士的人間。
  解下來的路途中,修洛特看到很多有趣的社區路牌,烏戈斯在旁邊笑著講解。畫著燈芯草,靠近水道的“托爾登科”社區;畫著蘆葦叢,靠近湖邊的“阿卡爾坦”社區;畫著水塘,新近填出的“阿馬那爾科”社區;還有畫著長草,位于島嶼中心的“艾修依東科”社區。
  這些名字代表著社區最初建立時,腳下土地的樣子。而現在,修洛特放眼望去,在過去的泥土與石塊之上,是筆直的松柏,鮮艷的花朵,白石的橋梁,繪彩的屋舍,熙攘行禮的人群。還有隨處可見的神廟,神廟中金銀雕飾的神像,幽遠繚繞著的松香,以及社區祭司們的華麗吟唱,向歸來的王者獻上祝福。
  伴隨著歌聲與松香,隊伍往東南而去。眼前漸漸舒展,在都城東岸,一道漫長的白堤也終于出現在修洛特的眼中。
  這條壯闊的長堤劃過南北,足足十多公里,如守護神揮動的長鞭,把特斯科科湖直接分為了兩半。西側是精細開發的淡水湖,湖水順著百公里的長渠,一路從普雷佩查高地引來,澆灌著沿途的奇南帕,也供給著都城的數十萬市民。
  東側則是千舟縱橫的咸水湖,來往著天南地北的商船,通往更廣闊的南北水系,直到加勒比海。長堤調節著東西湖水的鹽分,也保護著都城免受雨季洪水的侵擾,這是墨西加總建筑師的杰作,類似都江堰的宏偉設計。
  東西兩側,淡藍或是深藍,蕩漾著跳動的旋律,同時在陽光下閃爍銀光,然后與遙遠的天空相接,匯入神靈的花園。
  “煙柳畫橋,風簾翠幕,參差十萬人家。云樹繞堤沙,怒濤卷霜雪,天塹無涯!”
  面對這種人間的美麗與壯闊,修洛特又能說什么呢。他只是不自覺的微笑,追尋著記憶中的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然后萬軍簇擁,等待著某一日暢飲酣醉,去醉聽簫鼓,吟賞煙霞!
  行走一個多小時,路過十幾個社區。大軍終于來到火神奎薩爾特辛神廟,一座二十多米高的平頂金字塔,神殿則位于塔頂??_爾特辛是墨西加人的火神,是綠松石之主,也是至老神。他的另一個名字是韋韋特奧特爾,“韋韋”長者的含義便是來自于此。
  火神廟不算高大,卻格外寬廣。墻面由紅色的火山巖建筑而成,異常堅固而耐用,如同一個小型的堡壘。在首都核心區的外圍入口,有四個軍械庫,保護著最核心的大神廟神殿區、王室宮殿區、大貴族府邸和首都市場。
  這里是北方軍械庫,也是堅固的北方據點。南方軍械庫是位置相對應的死神修洛特爾神廟,西方軍械庫是特爾波奇卡爾利平民軍校,東方軍械庫是東南方的南方恒星神廟。軍械庫通常駐扎有數個小隊的武士,警戒都城的秩序和治安,也拱衛著最核心的統治階層。神廟和軍校高大而堅固,是天然的巨石堡壘。
  不過從建成以來,半個世紀中,四個軍械庫都未曾發揮過據點的軍事職能。因為隨著阿茲特克帝國的建立,再沒有敵人能夠入侵首都。墨西加的戰爭,總是單方面的對外擴張,帶回無數的貢賦,澆灌綻放的湖中都城。
  神殿之中便是數米高的火神神像?;鹕袷且幻麕r石雕刻的強壯男子,頭戴標有火焰符號的黃金頭帶,臉上是紅黑的面彩,嘴的兩側探出白銀的牙齒,上身赤露,胸戴無數綠松石鑲嵌的蝴蝶飾品,背后是一把色彩鮮艷的黑曜石長刀。
  在神殿祭司的引領下,眾人進入神殿,分批向火神行禮?;鹕窦浪鞠虬⒕S特獻上綠松石的胸飾,給國王系在胸前。修洛特也行禮許愿,祈禱綠松石啟迪的智慧。
  接下來是一批一批的直屬武士。他們以小隊為單位進行祈禱,祝福戰爭的結束和平安歸來。當肅穆的祈禱完成后,武士們便面向阿維特大禮參拜,隨后暫時解散,回歸自己的社區。接下來,大軍并不會進入首都核心。
  按照墨西加軍事社會的規范,最核心的神殿區擁有最崇高的威嚴,宮殿區則不向普通武士開放。這是王室和大神廟的威信,不應該隨意損害。
  回到都城后,吉利姆已經再次和情報部門聯系,確定長者特拉卡埃勒爾并不反對阿維特的即位。一路上,大神廟的歡迎禮儀也是國王的等級。所以在簡單的商議后,阿維特便依照政治規則,在軍械庫解散軍團,只留下新補齊的兩千家族武士。
  軍團的解散花費了數個小時。庫盧卡、巴爾達還有伯吉雷都依次向修洛特告別,他們要回到闊別已久的家,擁抱思念的親人,感謝死神留下他們的生命,感謝戰神讓他們得勝返回。只有孤身一人的伯塔德還陪著修洛特,滄桑印刻在他沉靜的臉上,一如神廟外洗練千年的火山巖。
  當兩千武士再次簇擁著王旗南下,太陽已經西斜。越往城市的核心而去,地勢則越發開闊,河道漸漸消失不見。這里是湖心大島的中心,墨西加都城最初建立的地方,也是神殿區的所在。
  廣闊的神殿區被三米高的石墻整齊的環繞著。這些曾經高大的石墻,如今渺小到不值一提,匍匐在大神廟的腳下。值得一提的是,石墻上滿是生動的蛇形浮雕,圍成嚴整的正方形,而每一邊的長度都是365米。這也許是一個驚人的巧合,象征著瑪雅太陽歷法中一年的365天。
  神殿區包含有數十座不同的神廟。較為重要的是東西的角落,那里分別是有兩座高達四十米的單金字塔。一座供奉著羽蛇神克察爾科亞特爾。他擁有風神、天空神、星辰之神的化身,面戴著鷹首造型的面具,耳掛曲型貝殼的吊飾,胸前佩帶著閃光的海螺。
  另一座供奉著原初太陽特斯卡特利波卡,他也是夜神、魔法神、占卜和命運之神,擁有黑色的臉龐和身體,黃色的頭帶,用變化不定的鏡子代替腳,不同的武器則在他身邊環繞。
  而神殿區的中心,湖中都城的中心,阿茲特克帝國的中心,乃至墨西加天下的中心,便是神國在人間的投影,人與神溝通的圣所,六十米高的雙子金字塔,無與倫比的大神廟!
  修洛特穿過圍墻。他努力仰起頭,讓頭上的長羽垂下,接著張口忘言,只能靜靜注視著這個古典時代的奇觀,心中激蕩著洶涌的情感。
  雄偉的大神廟如同山巒,高聳入云端,占據了所有的視線。大神廟的底座長寬各有兩三百米,純用白色的巨石壘砌,支撐起巍峨的上層平臺。底座之上,是雙子金字塔,由四個傾斜的梯級組成,每個梯級高約十米,中間有一條通道連接。
  沿著通道登上四個梯級,便到達金字塔的頂端,一個巨大的平臺。平臺長為百米,寬八十米,如同承擔神靈的王座。而平頂之上,便是高居天上的神殿。
  神殿高達二十米,左側是瑪雅藍的雨神殿,供奉雨神、農業之神、風暴之神特拉洛克。右側是火山紅的戰神殿,供奉戰神、太陽神、守護神維齊洛波奇特利。神殿的藍色代表雨季與夏至,紅色則代表鮮血與戰爭。
  這是墨西加人信仰中最重要的兩位神靈:特拉洛克賜予農田的豐收,阻止湖泊的洪水,而維齊洛波奇特利賜予戰爭的勝利,帶來人間的光明。伴隨著兩位神靈的信仰,農業與戰爭,就如同身體中的本能,銘刻入墨西加人的血肉與骨骼,指導著帝國的前行。
  每個神殿前都有著巨大的火盆,圣火在不斷燃燒,終年不息?;鸱N來源于上一個52年輪回的終結,1455年的末日祭祀典禮。在那一年的最后一日,當時的總祭司登上艾斯岱拉圣山的最頂峰,等待著昴宿星團的出現。然后,他在神裔祭品的胸膛點燃圣火,再由最精銳的武士一路護送,直到大神廟的圣火重燃。這代表著世界將再次轉動到下一個52年。
  帝國的武士們總會有發自內心的緊迫感。他們要不斷的發動戰爭,來取悅天上的神靈,避免末日的到來。戰爭便如此成為武士生活的一部分,如同緊隨其后的死亡。
  神殿的入口守衛著數以百計的神廟武士。而在沉默如雕塑的武士間,則是歷代杰出武士的真正雕塑。他們以沉毅的姿態,握持著長寬數米的旗幟,旗幟上飄揚著不同姿態的兩位神靈。這代表貴族和武士對神靈的效忠與奉獻。
  修洛特仔細看去,旗幟上栩栩如生。特拉洛克有著遮蔽眼睛的面具,蒼鷺羽毛的頭飾,美洲虎的尖牙,一手拿著黃金的玉米桿或象征性的閃電棒,另一手則是賜予降雨的水壺。祂的背景是獻祭的美洲虎。
  維齊洛波奇特利戴有藍綠色的蜂鳥頭盔,頭發處是綻放如太陽的羽毛,臉上是黃色和藍色的條紋,一手握著像蛇和鏡子一樣的權杖,權杖也形似投矛,一手拿著鷹羽毛的盾牌,時刻準備著戰斗。祂的背景是獻祭的兩足祭品。
  這是最杰出的畫師用上最昂貴的顏料,帶著最大的崇敬與惶恐,描繪出墨西加人心中的神靈。至于真正的神靈是什么樣子?卻是決定在不朽人物的手中。
  從神殿到底座,整座大神廟都覆蓋有厚重的黑色條紋和彩色的繪畫。蜿蜒猙獰的蛇是最常見的形象,接下來是雨神所偏愛的美洲虎,戰神所喜愛的雄鷹。偏向雨神的一側點綴著簡筆的玉米、菜豆、南瓜和仙人掌,而戰神的一側則畫著各種被捕捉的鳥獸俘虜。
  大神廟如同神話中降臨世間的神山,高居于湖中都城的中心。傳說雨神特洛洛克從神山中而來,而戰神在蛇山征服了其他諸神。山是大神廟的形象的來源。而一代代君主都在不停的擴建著山的規模。
  自1325年首次完成以來,大神廟已經擴建了四次,每一次都是在原有的神廟之外重新建立更大的巨石外層。也就是說,在眼前的雙子金字塔之內,還有足足四層嵌套的神廟。而現在,第五次擴建正在進行,這一次擴建將繼續擴張金字塔的外壁,但維持神殿不變。每一次擴建完畢,都意味著一場規??涨暗拇笮图漓?。從雨神喜愛的動物,到戰神必須的祭品。
  在宏偉的大神廟前,有是一條橫貫的長渠,延伸分成數道,通往整齊排布的貯水池。在夕陽金色的光芒下,大神廟的頂端化為耀眼的天國,而廟宇的倒影閃爍在長渠之中,如同璀璨的人間。
  一種無與倫比的莊嚴與神秘,便降臨在崇禮者的心頭。祈禱的人群就這樣背著夕陽,虔誠的匍匐在大神廟的腳下,顫抖著感受神的光芒。其中甚至包括數以百計的家族武士。
  修洛特仰視著眼前的大神廟,他很想吟兩句詩。
  比如“宮殿紅云捧紫皇,河清電繞擁休祥?!?br/>  又或者“山峭插云海,樓高入煙霄,不知何宮殿,東望郁迢嶢?!眳s總是覺得哪里不對。
  想了片刻,修洛特才明白了原因。在華夏文化中,并不把天神當成至高無上的對象來崇拜。而這世間所謂神廟,所有的壯闊便都只為神而存在,絕非人間的感懷。
  于是,少年微微低頭,向著神靈的神殿。他滿腔的感懷化作一句古老的贊頌:
  “在我們神的城中,在祂的圣山上,該受大贊美!”
  云和山的彼端。祂的目光掠過群山。
  而此時,夕陽染紅的大神廟東側,首席大臣的宮殿處,有一位異常蒼老的老者。他正用著神的目光,掠過宮殿的大門,掃過不遠處行來的王旗,不帶有絲毫感情。
  在他身旁,則是慈眉善目,頭戴黑曜石神冠,身穿最高祭司服飾,溫和微笑的總祭司克察爾。再往后,是束手而立,恭敬陪伴,圓臉微胖的祭司長老烏格爾。
  “尊敬的長者,您請看?!笨瞬鞝柕皖^致意,手指向隊伍的中心。那里有一位面容清秀,異常年輕的少年,正震撼的看著天上的神廟。
  總祭司于是微微一笑:“國王之死,當是那個孩子所為!”

久久大香香蕉国产免费网_日本欧美色综合网站_女同学把丝袜脚伸进我裤子里_色婷婷五月色综合小说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