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吾兒皆是大魔王 >第112章傳聞中的大寶貝

  甄婉君是被腹中那調皮孩兒踢醒的。
  睜開眼,陌生的環境讓甄婉君產生片刻疑惑,而后她才想起這里并不是上善坊的蝸居,而是深宅大院的魏王府。
  “姜夫人你醒啦,奴婢這就服侍夫人你穿衣洗漱?!?br/>  一個陌生的聲音傳入了甄婉君的耳中。
  循聲看去,甄婉君就看到了個梳著雙丫髻的十四五歲小姑娘:“你是……?”
  “回姜夫人的話,奴婢名叫暖玉,是府里的四等女婢,遵老太爺的吩咐來照顧夫人你起居?!彪p丫髻小姑娘連忙回答說,說著她又無縫切換為可憐巴巴的表情:“夫人,奴婢以前沒服侍過貴人,做事有些笨手笨腳的,請夫人千萬不要把奴婢從內院趕出去??!”
  “你以前不是服侍唐公的嗎?”
  甄婉君有點意外,她雙手撐著床打算坐起來,暖玉連忙出手相助。
  暖玉這姑娘瞧著有點偏瘦,力氣卻出人意外的頗大,不僅輕輕松松就攙起了甄婉君,甚至還有余力回答問題:“夫人你說的唐公是老太爺對吧?老太爺身邊最差也是二等女婢的,我一個四等女婢以前連進主院的資格都沒有呢,這次全部都是托夫人你的福啦。夫人你可千萬別趕我走,若是夫人你趕我走,我就只能回去繼續洗衣服了……”
  暖玉嘰嘰喳喳一通說,甄婉君也終于弄清楚了情況,便也就息了拒絕暖玉伺候的心思。
  一個沒爹沒媽沒背景的洗衣丫頭,如果錯過了這次好不容易才抓住的機會,被打上了遭嫌棄退回的負面標簽,這輩子恐怕都再難有出頭之日了。
  于是乎,在還真就有些笨手笨腳的暖玉伺候下,甄婉君完成了穿衣與梳洗,同時也知道了自家夫君的去向。
  天還沒亮時,熬了個通宵的姜伯定,就已拿著奮筆一夜的文稿去尋唐老太爺審閱了。
  “夫君可真是……”
  甄婉君不禁有些頭疼的搖頭,夫君在才學方面完全沒得說,可這人情世故方面就差的太多了,哪能那么早就去尋唐公審閱文稿呢?唐公必定還沒有起床,被叫起來心情能有多好?
  不過轉念一想,甄婉君又覺得唐公是位淳淳長者,想必不會和庸碌之輩那般反應,也許會因此而越發賞識自家夫君也說不準……吧。
  正想著,肚中孩兒忽然又鬧騰了起來,伸手展腳撐的甄婉君肚皮都凸出了明顯的痕跡。
  “別踢別踢,再踢為娘的肚子都要被你踹破啦?!?br/>  甄婉君連忙隔著肚皮與腹中孩兒交流,自從進了唐公住的這套內院,這孩子就變的好活躍。
  大約是感覺到了媽媽的存在,甄婉君腹中的寶寶漸漸重新安靜,甄婉君甚至能感覺到她的孩兒卷縮起身體,進入了深沉的睡眠狀態。
  哎,也不知道能安份多一會兒……
  甄婉君含著笑嘆了口氣,這真是個甜蜜的煩惱。
  “夫人,你懷的一定是位公子呢?!?br/>  暖玉湊趣說道。
  這話甄婉君愛聽,她打心底里想給姜伯定生個兒子的。
  倒不是甄婉君重男輕女不喜歡女兒,而是姜伯定家傳到這一代已是一脈單傳,于理她不能讓姜氏的血脈就此斷絕,于情她也希望自己百年之后每逢年節有香火可食,不至淪落為無人奉祭的孤魂野鬼……
  至于女兒,等生了兒子以后,再慢慢生也不遲。
  不過就算愛聽奉承話,從小養成的教養讓甄婉君沒有喜形于色,她甚至還謙虛了一下的:“沒生出來,誰知道是男是女呢,是個令人頭疼的猴兒般女兒也說不準的?!?br/>  “絕對是個公子!”暖玉堅持著她的觀點,然后變戲法似的掏出了一張單子問道:“夫人你要吃點什么早餐?這是廚房今早供應的吃食,夫人你想吃什么就點什么,然后奴婢去廚房取?!?br/>  看著點餐單,甄婉君心中略微感慨了一下,未與姜伯定私奔前她過的也是這樣的生活啊。
  懷念嗎?
  懷念。
  后悔嗎?
  不后悔。
  甄婉君搖搖頭,收拾了懷舊的心緒,點了幾樣偏清淡的吃食,暖玉便很快用餐盒將吃食取來,并伺候著甄婉君吃完。
  “夫人,吃完東西就該出去散步啦!老太爺專門吩咐過奴婢的,說就算夫人是快要臨產的孕婦,也應該保持適度的活動,這樣到時候生孩子時會好生一點點……啊對了還有,老太爺還說,除了他老人家的書房,夫人你可以在內院里隨意走動沒有任何限制。然后想出府也是可以的,但要帶上府里會接產的婆子隨行,同時還要做好防護,畢竟外面鼠疫還沒退……”
  暖玉一邊收拾碗筷,一邊絮絮叨叨的說著,這姑娘記性意外的很不錯。
  “唐公果然是一位體貼入微的淳淳長者啊?!?br/>  甄婉君聽完不禁由衷贊嘆,至少在照顧人這方面,夫君可比唐公差遠了。
  當然了,就算夫君想要這般做,姜家也還沒有這種條件。
  好在夫君已得了唐公賞識,姜家很快也會好起來的。
  “嗯嗯嗯!”
  暖玉也與有榮焉的用力點著頭,那略顯呆的樣子看的甄婉君都不禁莞爾。
  那便出去轉轉吧,剛好也趁機看看魏王府外人無緣得見的風景。
  甄婉君扶著腰起身走向屋外,暖玉連忙丟下碗筷過去攙扶,卻被自認還不需要被人如此照顧的甄婉君所拒絕,暖玉便只能亦步亦趨的跟在旁側。
  出了屋子,便是栽滿各色奇花異草、間或點綴假山的花園,花園中有曲折蜿蜒的鵝卵石小徑,還有一條爬滿了紫藤的長廊,長廊對面隱約能看到一長排人影憧憧的紅磚碧瓦、飛檐翹角的雙層廂房。
  花園中三五成群的姑娘散布于各處,她們一邊吃早餐一邊抓緊時間調試各色樂器,又低聲交談不時發出聽不太清楚的歡聲笑語。
  幾個容貌不俗的姑娘則各據一方,咿咿呀呀的在吊嗓子,聲線優美,唱念俱佳。
  “夫人,練樂器的都是玉京蠻有名氣的女樂師,練嗓子的不是歌姬就是花魁娘子,老太爺喜歡聽許多人合奏音樂,所以就把這些人召進了府里日日吹拉彈唱……”
  暖玉在旁邊解釋著,甄婉君嗯了兩聲,實際上此事她早就知道了,畢竟她夫君姜伯定這段時日一直在幫唐公抄錄《西游》故事,魏王府內院里的事情偶有耳聞。
  甄婉君不愿打擾到抓緊時間在練習的姑娘們,便沿著一條鵝卵石小徑向著基本無人的遠處緩步行去。
  大約是時間尚早,花草之間有淡淡晨霧在飄蕩,帶著花香的濕潤空氣讓甄婉君感覺很舒服,她甚至生出了一種自己身在名山大川的強烈錯覺。
  真沒想到,玉京之內居然還有這種好地方。
  “夫人,你也覺得很舒適對不對?悄悄告訴你件事,你可千萬別給外人說??!其實大家都在偷偷傳,說中院這里的靈氣特別充足,在這里呆一個月就能延壽一年的!而且女孩子呆在這里,會被靈氣滋潤的慢慢變漂亮,樂團里原本有好幾個臉上有麻子的丑樂師,現在臉上的麻子全部都沒了,現在外頭無數人都想擠進內院,甚至連長公主殿下都不斷找借口來做客……”
  暖玉壓低聲音神神秘秘的說道。
  聽完暖玉的話,甄婉君的第一反應是——怎么可能會有這種事。
  甄婉君出身于世家,雖不是修真之人,但一些基本的常識她還是懂的。
  真龍之氣籠罩的玉京城之內,根本不可能出現什么靈氣特別充足的地方。
  而且退一萬步說,就算是靈氣真的特別充足的洞天福地,也絕對沒有呆一個月就能延壽一年的類型,靈氣能美容更是無稽之談。
  若無意外,魏王府多半是設了比較高明的聚靈法陣,將周遭的稀薄靈氣都匯聚于此而已。
  不過,甄婉君也沒有駁斥暖玉的錯誤認知,因為她不確定這種錯誤的小道消息,是不是魏王府故意放出來的。
  這世間,許多乍一看完全不合理的事情,其實背后都有其能夠出現的合理緣由。
  于是不置可否的甄婉君扶著孕肚繼續向前走去,在緩步繞過個轉彎之后,她看到了個深鼻高目的美貌胡姬抱著腿坐在路畔石頭上,那胡姬似乎正在發呆。
  甄婉君便輕咳了一聲,發呆的胡姬頓時醒神看了過來,待看清楚甄婉君的孕肚便連忙起身問安:“早上好姜夫人,我是阿依古娜?!?br/>  “早上好?!闭缤窬行┮馔猓骸拔覀円郧耙娺^么?”
  “沒有見過的?!卑⒁拦拍葥u搖頭,用還有一點點異域口音的大衍官話回答道:“我只是昨晚恰巧聽說了姜夫人您被老太爺接入府內待產的事情,所以才能一眼認出您?!?br/>  “這樣啊?!闭缤窬c點頭:“阿依古娜你也是樂師?”
  “算是吧?!卑⒁拦拍赛c頭:“承蒙老太爺信任,讓我做了第一樂團的指揮使?!?br/>  指揮使?
  甄婉君腦子轉了一下,就大概想明白了指揮使這個頭銜的含義,不由就贊了一句:“阿依古娜你可真厲害,唐公選的樂師可都是玉京最拔尖的,你能做指揮使那一定就是拔尖中的拔尖了?!?br/>  “嗯,她們確實都很厲害,就是……”
  阿依古娜咬了一下嘴唇。
  “就是什么?”
  甄婉君左右無事,便順著阿依古娜的話頭多問了一句。
  “就是包括我在內,大家這段時日都在非常非常努力的編曲與練習,可就是始終不能讓老太爺滿意,我已經快要不知道該怎么辦了?!?br/>  阿依古娜滿是苦惱的答道,連甄婉君都能看得出來她心理壓力極大。
  大概也是因為這個緣故,阿依古娜才會在初次見面時,就向不屬于魏王府的甄婉君傾訴這種事情。
  “我聽說,你們練的是老太爺譜的曲子?”
  甄婉君問道。
  “嗯,都是老太爺譜的曲子!他譜了好多曲子的,而且還教給了我們一種七聲音階,可都這么久了我們都無法讓他滿意……”
  阿依古娜越發苦惱,畢竟她可不知道唐寧能借助系統,隨時讀取她們的進步。
  “你們練習的時候,我可以旁聽嗎?”
  甄婉君不禁來了興趣,她有點想弄清楚究竟是淳淳長者的唐公要求太高,還是阿依古娜為指揮使的第一樂團沒能領會曲子的真意。
  其實這世間所有的曲子,都融入了創作之人的情感呢,或喜或悲或苦辣或酸甜,又或者干脆就是層層遞進五味雜陳,總有一種主題的。
  “當然可以!”阿依古娜給出了肯定的答案:“老太爺說過的,院里所有人只要手上沒有事都可以旁聽,聽完了甚至還可以提意見?!?br/>  甄婉君正要再說點什么,忽然就聽到了叮叮當當的敲擊聲。
  “姜夫人,我得去合練了。就在荷塘邊的戲臺那里,除了中午吃飯我們會休息一會兒,其他時間你要想聽隨時都可以過去?!?br/>  留下這么一番話后,阿依古娜匆匆而去。
  甄婉君本想立刻就跟過去看看,奈何肚子提出了反對意見——孕婦,特別是月份大的孕婦,膀胱受到胎兒的擠壓,上廁所次數是很頻繁的。
  等甄婉君到荷塘邊,隔著戲臺各自奏樂的兩支樂團早已經開始了練習,坐著輪椅由紫煙與綠竹合力推著的唐老太爺,倒是剛好與甄婉君同時抵達。
  懂禮知禮的甄婉君,連忙先去向唐老太爺問了好。
  “姜夫人你來的正好?!被⒕彷喴蔚奶评咸珷?,還是那副平易近人的淳淳長者的模樣:“你有沒有聽說過這樣一個傳聞——魏王府里埋藏著一件大寶貝?”
  什么?魏王府里埋藏著一件大寶貝嗎?
  甄婉君被問懵了,唐公他突然跟我說這種事情干嘛?
  斟酌片刻,甄婉君選擇了如實回答:“唐公,妾身從未沒聽說過這種傳聞,我想這多半是無稽之談?!?br/>  誰料到,這個回答似乎是錯誤的,因為唐老太爺聞言嘴角一抽,語重心長的又說道:“姜夫人,這可不是無稽之談,你要相信這個傳聞它是真實的……你懂我的意思對吧?”
  唐公,我真不懂啊。
  “好,我們再來一次!”唐老太爺再度露出和藹可親的微笑:“姜夫人,你有沒有聽說過這樣一個傳聞——魏王府里買藏著一件大寶貝?”
  
  
久久大香香蕉国产免费网_日本欧美色综合网站_女同学把丝袜脚伸进我裤子里_色婷婷五月色综合小说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