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劍冷霜寒 >第226章七星落塵埃

    縱使智仁道長心性平和,也不禁大怒,心想我堂堂泰山派豈容你等邪派撒野,決意先料理了萬里追,再先收拾丁天碧,于是展開“岱宗掌法”,一掌接著一掌劈出,威風凜凜。萬里追輕功極佳,一一閃過,過了數招,心想:“如此下去,縱然不至落敗,但斷無取勝之機,不如盡力一搏?!苯又矸ǘ缸?,徑直攻了上去。
    智仁道長見狀,不禁道了句“好”,緊接著連踏數步,雙掌齊揮,瞬間拍出四掌,萬里追不避不讓,刷刷刷亦揮出四招,只聽“砰砰”作響,四掌相對。萬里追只覺一股勁力涌來,忍不住倒退數步,而智仁道長紋絲不動,泰然自若。
    如此一來,高下立判,萬里追甚為不服,大喝一聲,變掌為拳,狂風暴雨般向智仁道長攻去,拳拳皆為殺招,看似使出了全力。智仁道長冷笑一聲,劈出雙掌,迎了上去,兩人各展絕技,纏斗起來。
    而智洪道長與丁天碧拆了近百余招,兀自未分勝負,雖然智洪道長泰山十八劍法精妙,但一來連戰兩人,有些氣力不足,二來這丁天碧臂力強勁,每出一棍,便愈沉重,是以漸落下風。
    冷一楓見狀,心想智修道長已敗下陣去,智洪與智仁道長力戰,泰山派除了真巖掌門與真玉道人,其余皆為三代弟子,多半不堪重任,而黑衣人那邊還有三四人未上場,想必武功不凡。再者,黑衣人約莫一百五十余人,似乎比泰山派弟子還多,此次泰山派即便不滅,也會元氣大傷。想到此處,不禁擔憂起來。
    正在這時,忽而傳來“當”的一聲,銅棍砸中長劍,嗡嗡作響,直震得智洪道長虎口生疼,不禁大駭,而丁天碧一招得手,怎可錯失良機?又接連揮出三棍,直擊對方要害。智洪道長忍著疼痛,盡力閃避,但此刻已被棍風罩住,無奈之下,只得揮劍糾纏,一步步后退。丁天碧見狀,已知勝券在握,揮出兩棍之后,忽而猛喝一聲,銅棍疾掃,威力巨大,智洪道長左右騰挪,將來招一一化解。
    這時,丁天碧身形一晃,銅棍從極為怪異的方向伸出,棍尖朝著對方小腹連點數下,詭異迅捷,智洪道長微微變色,長劍倏地回轉。不料,銅棍忽而變招,反向他頭部砸去,這一招出其不意,眼看得手,智洪道長不及多想,右臂回旋,只聽“當”的一聲,長劍砍中棍身,竟然嵌入半分!丁天碧雙手緊握銅棍,猛得旋轉起來,長劍被絞,登時斷為兩截。智洪道長竟不慌亂,飛起一腳踢中半截劍身,同時右手上揚,將手中斷劍擲了出去,兩截斷劍“嗖”得,飛出,此招可謂險中求勝,若刺不中對方,必然承受銅棍一擊。
    丁天碧見斷劍襲來,大驚失色,慌亂之中一掌擊在銅棍一端,銅棍便旋轉起來,直直向前飛去,接著雙手去接斷劍,智洪道長見銅棍甩來,疾忙后退兩步,堪堪避過。而就在這時,丁天碧手持半截斷劍,猛地擲出,破空之聲大作,似乎比智洪道長擲出時更為高明。
    智洪道長還未站穩,便見斷劍飛來,登時大駭,忙將身形后仰,劍鋒擦著鼻尖略過,他心中甚喜,右手疾出,一把接住斷劍。不料,突覺胸口一痛,已被人狠狠擊中,在昏厥之計,將手中斷劍勁力擲出,只聽“嗤”得一聲,便甚么也不知道了。
    原來,在智洪道長接過斷劍之時,丁天碧疾踏數步,一掌拍在其胸口,這一掌使出了十層掌力,縱使智洪道長內力再強,五臟六腑也被重傷,但在他中掌瞬間,將手中斷劍盡力推了出去。而丁天碧大喜之余未作防備,竟被刺中腹部,所幸智洪道長在重傷之下,十成功力只使出三分,只刺進去半寸,雖然鮮血直淌,卻未傷及要害。
    丁天碧受傷,不禁大怒,大吼一聲,向智洪道長撲去,眾人見狀,大聲驚呼。智仁道長忍不住掃了一眼,吃了一驚,迅速劈出兩掌,將萬里追擊退,大叫道:“姓丁的小子住手,看招!”說著便飛身而起,雙掌齊出,向他拍出數掌。丁天碧盛怒無比,一掌向智洪道長拍去,聽到有人喝止,竟爾不理,但覺背后掌力襲來,猛然吃了一驚,只得撇了智洪道長,轉身去化解來招。只聽“砰”的一聲,四掌相對,兩人身子皆是一晃,過了片刻,丁天碧猛地退后數步,鮮血直吐,仰天摔倒。
    萬里追見狀大驚,罵道:“臭牛鼻子,敢傷我丁大哥!”說著飛身躥至近前,接連拍出六掌,接著身形一閃,又連續踢出六腳,這一十二招迅速無比,眾人看來眼花繚亂。智仁道長長嘯一聲,竟不后退,使出“岱宗掌法”,一掌掌劈出,只聽“砰砰”數聲響,將來招盡數接了,依舊泰然自若。
    而萬里追可就慘了,他內力與智仁道長相差甚遠,幾招過后,手臂、小腿處疼痛難忍,胸口更是氣血翻騰,臉色煞白,但見他深吸一口氣,又待搶上。這時,忽有一人飛身上前,擋在萬里追身前,緩緩道:“萬老弟退下罷,你不是這位道長對手!”萬里追聞言,未言半句,默默退下。
    那人沉聲道:“智仁道長這‘岱宗掌法’果然厲害,在下領教!”話音未落,一掌拍出,徑取對方胸口。智仁道長見他掌力剛勁、綿柔,不失大家風范,微微變色,雙掌一展,迎了上去。數招一過,兩人暗暗吃驚,方知遇到勁敵,皆不敢大意。
    過不多時,兩人已過了三十余招,智仁道長與他對了數掌,已察覺對方內力高于自己,于是攻出三招之后,忽爾轉身向后躍去,一把拿過長劍,口中說道:“閣下武功高深,看老道這套劍法如何!”言罷,只聽“嗤”的一聲,長劍出鞘,寒光閃閃。
    冷一楓見兩人過了數招,認出黑衣人就是庹異樓,當時在孟府,他憑借“剪柔綿掌”勝了“神拳當空”陳慕尋,端的厲害,心想智仁道長見掌法勝不了,便以劍法對敵,可見其心性坦蕩,不愧為泰山派高手。
    智仁道長長劍疾揮,一道道劍氣向庹異樓斬去,劍劍不離他周身要穴,正是泰山派聞名劍法“七星劍法”,這幾劍連環相生,一劍狠似一劍。庹異樓見其劍法穩、準、狠,甚為高明,不禁大駭不已,心想泰山派“七星劍法”果然名不虛傳。于是身形疾閃,避其鋒芒,展開“剪柔綿掌”,與他纏斗起來。
    瞬息之間,兩人已過百余招,庹異樓在劍影中來回穿插,左右騰挪,而智仁道長長劍在手,卻未占據上風,不免焦躁起來。忽爾挺劍向對手當胸刺到,劍光閃爍,長劍發出嗡嗡之聲,單這一劍,便罩住了他胸口膻中、神封、步廊、幽門、通谷五處大穴!
    庹異樓不覺大驚,不想這一劍竟如此精妙,無論如何閃避,必有一處中劍,急的冷汗連連。便在這時,忽有一人沉聲道:“退!”聲音雖小,卻仿若直擊雙耳,聽得一清二楚。庹異樓自然聽到,當即縱身躍起,向后退到丈許之外,方才避過此招。
久久大香香蕉国产免费网_日本欧美色综合网站_女同学把丝袜脚伸进我裤子里_色婷婷五月色综合小说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